圖片系列
亞洲色圖
歐美性圖
自拍偷拍
激情圖片
小說系列
都市激情
武俠玄幻
校園春色
強奸亂倫

請勿進入圖片地址,以免中毒最新網址發布>>永久jxs6668.com

作者:經生 字數:4700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《龍城十美圖》寫了幾回,自己以為不錯,但卻反應冷淡,也罷。
龍城的情節複雜,先竭一竭,寫點別的解一解饞。
即使不好也希望看到一點意見。
少時看天龍,最不忿是虛竹太假,完全不像正常男人,彷彿有點心智問題。
坊間寫天龍、虛竹的色文也多,但這篇嘗試以虛竹的視覺下筆,但卻不是穿 越。
我認為虛竹無父無母,自幼被人欺負,初時有點不諳世事,也屬人之常情。
但驟然知道身世,卻又立刻父母雙亡,心理上必有重大逆轉。
本文希望從原著的虛竹本性出發,寫出這武林高手的成魔之路。
起始點是原著第三十八回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【虛竹成魔之路】一
我悠悠醒轉,發覺睡在一張溫軟的床上,睜眼向帳外看去,見是處身于一間 極大的房中,空蕩蕩地倒與少林寺的禪房差不多,房中陳設古雅,銅鼎陶瓶,也 有些像少林寺中的銅鐘香爐。
我還未弄清眼前是啥地方。
只見一個少女托著一只瓷盤走到床邊,正是蘭劍,說道:「主人醒了?請漱 漱口。」
我正因宿醉而口中干渴,見碗中盛著一碗參湯,便咕嘟咕嘟的喝個清光,歉 然一笑,說道:「多謝姊姊!我……我想起身了,請姊姊出去罷!」
蘭劍尚未答口,房門外又走進一個少女,卻是菊劍,微笑道:「咱姊妹二人 服侍主人穿衣。」
說著從床頭椅上拿起一套淡青色的內衣內褲,又伸手要掀我被子。
我被這舉動嚇了一跳:「不,不,不用姊姊們服侍。我又沒受傷生病,只不 過是喝醉了,唉,這一下連酒戒也犯了。經云:『飲酒有三十六失』,以后最好 不飲,三弟呢?段公子在哪里?」
蘭劍抿嘴笑道:「段公子已下山去了。臨去時命婢子稟告主人,說道待靈鷲 宮中諸事定當之后,請主人赴中原相會。」
我想到還未問段譽那夢中女郎的姓名住處,便慌忙起身追趕;才離被窩,發 現自己全身赤裸,心下一驚,便縮回被內,說:「怎幺會這樣?」
菊劍笑道:「主人都不知道幺?主人昨晚醉了,咱四姊妹服侍主人洗澡呢。 」
我暗叫糟糕,但事已至此,惟有苦笑:「我全身老泥,又臭又臟,怎可勞動 姊姊們做這等污穢之事?」
蘭劍道:「咱四姊妹是主人的女奴,身子也是主人的,主人要……怎樣也可 以,更何況服侍主人洗澡呢。奴婢犯了過錯,請主人責罰。」
說罷,和菊劍一齊拜伏在地。
我見她二人一面委屈,心中不忍,便說:「兩位姊……嗯,你們快起來,你 們出去罷,我自己穿衣,不用你們服侍。」
菊劍道:「主人要我姊妹出去,不許我們服侍主人穿衣盥洗,定是討厭了我 們……」
話未說完,珠淚已滾滾而下。
「不,不是的。唉,我不會說話,什幺也說不明白。我是男人,你們是女的 ,那個……那個不太方便……的的確確沒有他意……我佛在上,出家人不打誑語 ,我決不騙你們。」
蘭劍、菊劍頓時破涕為笑,齊聲道:「主人是天,奴婢們是地,哪里有什幺 男女之別?」
二人說著便盈盈走近,揭起我的被子,服侍我穿衣著鞋、梳頭洗臉。
我見她兩姊妹這樣,心中只有亂跳,一時手足無措,惟有閉著眼任由擺布, 再也不敢提一句不要她們侍的話。
那四只手冰冰涼涼的,觸碰著我頭臉四肢,使我立時憶起與夢姑做那神仙樂 事的情境,胯下那事物也不期然硬了起來。
突然胯下一涼,只覺被一只玉手輕輕抓著,十分受用。
只聽菊劍說:「主人習慣把尊器放左還是放右。」
原來內褲的襠子甚淺,她們不知怎樣安置那件事物。
我一時間也不懂回答,只見二女天真無邪的等我吩咐,我便隨意說:「左… …邊吧。」
誰不知胯下早已劍拔弩張,怎樣也擠不進褲子之內。
二女雖然未經人事,但童姥素常派她們刺探各洞主島主的陰私,她們早已偷 窺過男人慰藉妻妾、奸淫婦女??這時看到我巨根堅挺,也略略懂得怎樣才能叫它 軟化下來。
蘭劍沖動,二話不說便把我的事物含入口中,滋滋啫啫的直舔。
我登時感到濕漉漉、軟綿綿的,不禁呵一聲叫了出來,往后一退,喊道:「 不要,不要。」
菊劍見我這樣,立時啪的一聲給了蘭劍一巴,說:「妄自尊大的婢子,你也 配碰主人的尊器。」
我連忙制止菊劍,說:「不,不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」
低頭只見蘭劍已哭成淚人,楚楚可憐的,我既憐憫,又恐怕二女再起誤會, 便無可奈何地說:「你……即管舔吧。」。
蘭劍的淚還未止住,面上卻燦起甜甜的笑容,興奮地把我的巨根含進口中。
我當日在冰窟中固然快活,但四周漆黑一片,兼且又冷又餓,實在無法全情 投入。
今日燈火通明,看到蘭劍的頭一起一伏,還滿臉喜悅的住上望來,我才能真 真切切的享受那陣陣快感。
蘭劍盡力讓巨根深入,眨眼間已頂上了她的喉頭,內里又窄又滑,與夢姑的 小穴沒有兩樣,只是多了蘭劍喉中發出的咯咯聲音。
巨根雖然深入,但蘭劍所含的部分仍不及三分之一。
看到菊劍滿眼求懇,我雖然心中掙扎,但也惟有點頭,容讓她任意而為。
她急不及待在我大腿右邊跪下,伸出舌頭舔那露出的部分??只見她粉頸雪白 ,雙乳壓在我大腿上往復磨擦。
起初我還以為她是因為允舔所以才搖動身體,但慢慢發現她磨擦的幅度甚大 ,而且似乎十分享受雙乳擦上大腿的感覺。
我想:「原來這些女孩子也不單單為了服侍我,她們自己也是十分快活的。 」
想到這里,我才稍覺心安理得,于是專心享受那又涼、又濕、又滑、又癢的 快感。
或許因為我有無涯子、李秋水和童姥合共二百多年的功力,盡管蘭劍菊劍弄 到舌頭疲軟,齶骨酸麻,但我仍然一柱擎天,堅挺不屈。
二女暫時放開巨根,喘息著望上來,雖然同是一般容貎,但蘭劍卻顯出一臉 敬佩,而菊劍則掛上一臉自責。
我正想出言安慰,叫她們人退下休息,卻見她們對望一眼,開始寬衣解帶。
我原要阻止,但又怕菊劍有甚幺激動反應,惟有默許她們寬衣。
她們把衣衫人一件一件的褪下,動作柔媚之極,最可人的是面上一直掛著甜 美笑容,彷彿我的目光是她們最大的鼓勵。
眨眼間她們已脫得精光,一身亮白纖柔的肌膚,兩般靦腆羞澀的表情,肩并 肩的站在我面前,一派躍躍欲試的意態,只是不懂得如何下手。
我和夢姑在漆黑中作事,兩人摟摟抱抱的便已彼此湊合,進出自如。
現在對著兩具少女胴體,我卻不知應把器物放進那里,一時間也是不知所措 。
我起身走到她們面前,學像當日摟夢姑一樣摟著她們的蛇腰,所不同的只是 今日要一手一個。
兩雙美乳并列目前,四點粉紅微微顫抖,我極想低頭吻下去,但始終心中忐 忑,生怕冒犯了她們。
只見二人目不轉睛的望著我胯下,竟同時向著巨根湊上來。
兩人乳邊相碰,盤骨相阻,一時進退失據,而我也是左右支絀,大家不得要 領。
好不容易把半個棒頭插入了蘭劍的花叢,蘭劍輕喘一聲,立時眉頭緊鎖。
我感到那處濕濕滑滑的,與剛才的口腔不相上下,只要我再一用力,就能一 舉而入;但看到她稍縱即逝的痛楚表情,我又心中不忍,說:「痛嗎?不如算了 吧!」
「不,不,主人就……一氣進來吧。我……我受得了。」
我放開菊劍,雙手摟著蘭劍的腰,立穩馬步,望著她的一雙妙目。
她羞答答的轉過頭去,又閉起雙眼,期待那將要來臨的沖擊。
我看到蘭劍白里透紅的面龐,再也按捺不住,深深的吻了下去。
蘭劍料不到先有臉上這一下,全身一震,嗯的叫了一聲,接著就張大口喊出 「哇……呀……痛……」
因為我已把整條棒子插入了她的身體。
蘭劍叫了一聲便即默然,全身微微顫抖,頸中沒有半點力氣,頭往后仰,雙 目緊閉,下體既疼痛又充實,期待著接下來的感覺。
我緊緊的擁著她,一動也不敢動,生怕再增她痛楚。
我托起她的頭,吻了她的顫抖朱唇,說:「我要拔……拔出來了。」
她全身無力,不置可否,我慢慢的把棒子拔出。
可能因為我的東西又長,動作又慢,她把頭扭過來又扭過去,我還未全數拔 出,她便說:「快……快點。」
我往后一退,棒子正要跌了出來,蘭劍卻往我的腰上一抱,不容棒子跌出, 還整個人跳上來摟著我,四肢在我身上纏得緊緊的。
我連忙一手拿腰,一手托臀,把她抱穩,下體重新深入蘭劍穴中,只覺濕潤 軟錦,而且比夢姑更緊,實在又癢又舒服,便情不自禁的搖起腰來。
蘭劍叫道:「呀,呀,尊主饒命。」
我慌忙停下,卻聽到蘭劍又說:「不,不,不要停下來,求求你,不要停下 來。」
我給她弄得一頭霧水,但覺她雙腿纏得不能再緊,我便順著她的力度再次深 入淺出;來回之間爽快無比,也不理會蘭劍的叫聲是要我快還是叫我停,只顧一 下又一下擺腰,而且不覺運起小無相功,啪啪啪啪的,如果不是彼此摟抱,早已 把她拋上半天了。
蘭劍初時哎哎呀呀的,像是喊痛,后來又嗯嗯呃呃的,像是叫爽,最后卻是 嗚~唔~嗚~唔~,已像神智不清的亂叫。
菊劍赤裸裸的侍立在旁,見我弄著蘭劍,沒有向她吩咐甚幺,也就規規舉舉 的等著。
她望著蘭劍被我插了半天,雖然一向嚴謹,但卻也終于按捺不住,在我后面 用全身磨擦我的背脊。
我起初感到兩件圓混東西壓在背上,并且團團打轉,接著又感到一小片濕潤 事物在我頸中游走,兩行小小硬物在我肩頭輕咬。
菊劍咬得甚輕,有點不著邊際的。
我不禁說:「用......用力咬下去。不要緊的。」
這說話似乎令菊劍十分激動,只聽得她呵呵直叫,張口大力咬我的肩頭,再 而臂膀,再而腰際,再而左臀右臀,再而大腿內側,再而胯下卵袋。
我一面搖著蘭劍,一面享受著菊劍的咬嚼,一覺她咬向卵袋,心中暗叫不妙 ,方要喊停,突然感到下體一陣酥軟,又涼又濕,又酸又麻。
原來菊劍已改咬為舔,且吮且吹,令我不禁呀呀的叫出聲來。
俄而蘭劍已是全身無力,我實在喜歡菊劍的體貼服侍,便放下蘭劍,一踏淩 波微步,運起天山折梅手,把菊從胯下抱在胸前,看準位置,正要重施故技。
誰知一低頭,我和菊劍都嚇出一身冷汗。
那龍頭赤紅一片,隱隱透出血腥氣味。
回頭一看,蘭劍下體也是殷紅狼藉。
我心想:「嘩,不得了!我竟然把蘭劍插出血來。」
我急忙點了蘭劍腹下四處大穴,給她止血,并扶她躺在床上,口中大喊「罪 過」,生怕她就這樣一命嗚呼。
只見蘭劍迷迷糊糊的,汗流浹背,嬌喘連連,上氣不接下氣的說:「姊姊, 姊姊,我.......死了多少回了?」
「蘭兒,蘭兒,你沒有死,只是留了點血,看來傷得不重。」
菊劍姊妹情深,口雖這樣說,但眼眶兒卻是紅紅的。
蘭劍迷迷糊糊的說:「不……打緊,再來,舒服,死……死也無拘。」
我急得亂了方寸,口中喃喃地說:「與夢姑做這事的時候,明明嗅不到甚幺 腥臊氣味,現在蘭劍下體一片殷紅,究竟是何緣故?究竟是何緣故?」
這時,三人中最鎮定還是菊劍,只聽得她說:「主人,我看這血從……從那 里流出來,只怕要找個有點年紀的婦人來問問。」
「誰,誰?」
「昨天那個芙蓉仙子給主人震傷了,現在給玄天部姊妹押在牢中,不如召她 來問問好嗎?」
「好,好,快些請她過來。」
菊劍一聲呼嘯,在門外不遠處站崗的梅劍和竹劍便搶著進來。
她們看到我精赤身子,胯下掛著龐然大物,先是一呆,再嚥一口涶沫,兩雙 大腿往內緊緊一合,便說:「尊主有何吩咐。」
我看到她們的表情,不禁面紅過耳,也不懂得說話。
菊劍忙道:「快把那芙蓉仙子崔綠華押上來。尊主有話問她。」
二女立時遵命退下。
我記得昨天領諸女回靈鷲山,收拾了羣豪,那芙蓉仙子忽施暗算,反而被我 內力震傷;接著她便隨同不平道人和卓不凡飄然而去,便問:「她怎幺還在靈鷲 山呢?」
菊劍臉上一紅,便說:「玄天部的姊姊見芙蓉仙子偷襲尊主,生怕她再有甚 幺陰謀,便暗中跟著她們。誰不知......半路中途竟看到卓不凡和不平道 人要......加害芙蓉仙子,我們便救了她出來,先安置于大牢之中,等候 尊主發落。」
為怕玄天部諸女魯莽,錯怪他人,我又說:「卓不凡他們和芙蓉仙子原是一 路的,怎幺會加害于她。到底怎樣加害,你快些仔細道來。」
(完) >]

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!
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最新網址發布>>永久jxs6668.com
今日股票行情分析